asianbeat 福岡縣營運的流行文化情報網站

  • facebook
  • twitter

第39回 福田花音 作為Angerme成員的最後訪談~「自己明明可以做很多事,但現在才發現沒能做成」(1/3)

Previous  |  
櫻井孝昌的流行文化見聞錄
del.icio.us Google Bookmarks Share on Myspace
推到 Plurk!
自卑、劣等感、與原宿的相遇
2015年11月29日,福田花音在日本武道館演唱會上從Angerme畢業。以前我就和福田接觸甚多,也策劃過多次訪談,而今天成了我對“偶像”福田花音的最後一次訪談。

福田花音
▲福田花音

Smilage初期只有4名成員的時候,我發現了她們。她們身上那種天然的偶像精神讓我意識到偶像對日本的重要性。但我也不時疑惑於要怎麽面對同為早安家族下的各個團體。
現在回想起來,無論是對當時正處在白金期的早安少女,還是℃-ute,我都沒有偶像的印象。
但這個以「日本裙子最短的偶像團體」為宣傳語的Smilage卻喚回了藏在我內心深處對偶像的認知。而我現在突然意識到,在去年改名為Angerme的Smilage已經成為我心中一個特別的存在了。
風光的出道之後,等待她們的是順風順水之前漫長的困難時期。當Angerme不斷進化的時候,福田作為一名偶像,都有過些什麽想法呢?

「「當初期的2名成員畢業後,Smilage就只剩我和小彩(和田彩花)。我真的很喜歡這個組合,非常不希望就這樣結束。但第2期的4名成員加入後,我又不想讓我們從indies時期開始奮鬥的成果作廢。
我自己的情緒變化很大,有一段時間一直在低谷,那時每當有人說有些成員沒幹勁我就會對號入座。可能也有組合變化太大,自己沒能跟上節奏的原因。
另一方面,因為初期成員就只剩我們2個人了,所以肩上也多了很多責任,我的責任感就是在那時開始發覺的。」
福田常常會在訪談裏提到自卑及劣等感等詞,在此我再次詢問了她的想法。
福田花音
Previous  |  

WHAT’S NEW

EDITORS' PICKS

  • MON&STAY之福岡全體驗
  • 2014福岡達仁旅行團
  • 青木美沙子的世界洛麗塔旅行記
  • World Fassion Snap
  • TEAM SAKUSAKU presents ~ Favorite Collections ~
  • オタクマップ
  • 人氣景點

介紹
  • 小小白
  • 来练习Cosplay
  • CultureWatch
  • 世界Coser大集合

PRESENTS

asianbeat
  • asianbeat讀者問卷
  • 【asianbeat 有獎讀者問卷調查進行中!】
  • -2017年1月8日為止
  • 劇場版GOKIGEN帝國
  • 【劇場版GOKIGEN帝國·白幡Ichiho小姐·九軒Hibiki小姐簽名的周邊抽獎活動!】
  • -2016年12月25日為止
  • 神誌那 弘誌
  • 【動畫導演·神志那 弘志先生的簽名板&Studia Live發布 40周年紀念書&紀念文件夾"抽獎活動!】
  • -11月27日為止

⇒報名抽獎由此進!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