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魂 vol.4] 摄影师 米原康正 ~手持拍立得相机的青年文化代言人(1/3)

Previous  |  
aikon_yone_banner_cs.jpg
图片来源:DVD”momi☆ero”

帅气地戴着棒球帽,单手拿着拍立得相机,他不仅在日本相当受欢迎,在台湾等亚洲各地及欧美各国也非常抢手,他就是摄影师米原康正先生。
起初以编辑者身分踏入社会,创办了「egg」、「Out Of Photographers」、「smart girls」等杂志。他的作品一直追逐着时代最前线的“女孩们”,这些作品可以说是近年来日本女孩文化的变迁也不为过。
通过“女孩们”这个滤光镜,一直以来他俯瞰日本与世界时代的变迁,诚实面对了各个时期社会存在的问题。让我们来看看米原先生对于造就目前日本社会乱象的日本成年人与现代日本社会有什麽看法。
今后的年轻人应该怎样表现自己? 如何生存在这样一个时代?透过本次专访,我们可以从米原先生的回答中,找到隐藏在这些话语中的答桉。

就是一个编辑作业连贯的想法,我都是自己来写文字,自己来拍摄照片的。

asianbeat(以下简称ab) :米原先生是如何成为杂志编辑,以及之后走上了摄影师之路的契机是?

米原:虽然现在拍摄照片,但是基本上我一直认为自己是编辑。为了编辑作业的连贯性,我的想法是,想要视觉效果如何等等,文字由编辑自己来写、照片由编辑自己来拍摄。然后那些照片独立发展,如今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我觉得这是很强劲的部分。大学时代原本就在集英社打工,因为工资非常好,而且还有奖金,所以学生生活过得很宽裕。因为当时没有现在的电子邮件,所以工作的内容就是当面去收作家写的稿件。而且我从很早以前就非常爱玩,透过这些玩方面的信息,还有因此结识的人脉,逐渐开始接触有一些与打工不同的工作。其后也写起了文章,可说是一次都没参加过就职活动,就从事与出版相关的工作,直到今天。
egg
ab:那之后您是先后创办了「Out Of Photographers」及「smart girls」杂志吗?

米原:我在出版社期间,作过编辑、撰稿人,不过还是感觉到不是自己适合的工作呀。因为基本上出版社期待的人物形象是不用大脑的人,现在大概也是这样。出版社锁定的目标是“非常蠢,毫不犹豫地就买了”的人们。总之,就是以不经思索乐于消费为大前提。
从上世纪80年代左右开始,出版社的大原则就是打造不思考的消费人群,我很不喜欢这样的做法。在当时,一派是这样溷账的杂志制作,而另一派是浅田彰先生那样带有新时代风格思想的人,走了两个极端。由于极度厌恶这样的两个极端,取其中庸,我开始了自己的企划,于是诞生了「egg」、「smart girls」以及「Out Of Photographers」等杂志。基本上,「Out Of Photographers」将焦点放在一般民众拍摄的照片,因为在「smart girls」时期开始用拍立得相机来拍照,所以从2003年左右开始,我的工作几乎都是以摄影师身分为主。
因为我基本上都是实施自己构思的企划,所以几乎没有接过从其他人的编辑工作。1993年以后就在探索怎样去实行自己的计划,还有就是理解我工作的人会找我合作。

为什么身在日本却不能以日本为豪呢?

米原康正
ab:开始拍照片的契机是?

米原:原本就非常喜欢照片,一个人编辑的时候也制作了写真集。菅野美穂的「NUDITY」等。因此,照片这个东西,一直伴随着我,并不是突然开始做的。正好从创刊「Out Of Photographers」的1997年前后,照片业界中开始认为具有美国情调和欧洲情调的照片很棒。不过,为什么在日本,日本原创的东西我们不能说“好”呢,我抱有了疑问。日本的摄影师在拍时尚杂志照片的时候,比如让日本人摆出带外国人风格的姿势,让出那样的表情,想要制作出非普通世界观的照片。还有派摄外景的时候,常说「这儿像纽约一样」「这个景色像伦敦呀」之类的话,我心想如果那样的话,你去纽约拍不好吗? 为什么在日本拍却要那麽强调不像日本呢? 难道就不能以「日本」为豪吗?上世纪90年代,海外的「i-D」这本杂志兴盛的时候,在日本的乡镇及普通的住宅区为舞台,勐劲地拍了一大堆高级时装的照片。
我认为类似这样的作法非常棒,採用了日常(=乡镇)和非日常(=高级)的对比。日常的东西为什么日本人自己不关注、不拍摄呢?现在这种现象发展的越来越严重,只要是外国人或西洋文化的形象什么都好,表现出日本风格的,则有乏人问津的状况。
Previous  |  

WHAT’S NEW

PRESENTS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