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回 早安少女’14纽约现场采访! J-MELO和早安少女及我。(1/3)

Previous  |  
0520_CS_popculturechronicles_BNR_FINAL.jpg
我的文化外交活动自2008年正式开始以来,已经过了7年,真可谓时光飞逝。而这7年间,在“世界的日本”这一观点上让我在思想上发生巨大转变的,是与早安少女的相遇。当然,早在《Love Machine》时期我便已经通过媒体知道早安少女的存在了,她们当时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所以,或许我应该说是我和新早安少女的相遇。

 2010年7月我在巴黎观看了早安少女的演唱会。当时的早安可以说是一只我完全不知识的团体,关于领队高桥爱我倒是因为各种原因听说过,但其他的了解可以说为零。我甚至还没有听说过后来交往甚密的成员道重沙由美、田中丽奈和琳琳她们的名字。只是因为自己恰好在巴黎,抱着难得来一趟的心态,去看了她们的演唱会。

演唱会门票价格为30欧元。这绝不算便宜。但即使这样,演唱会还是集聚了4000人左右的观众,他们分别来自法国及周边诸国。这让我惊讶不已。而演唱会的高质量更是超乎想象,我完全被折服了。

现在我能够理解,早安少女的表演是各位成员在早安少女常年积累的优秀传统基础上,最大程度升华自己能力的结果。所以我才会把她们比做传统艺能。但我从少年时代起,便一直认为在英美摇滚文化下成长起来的日本音乐是无法与这些摇滚发源地匹敌的。这场表演,无疑是给当时还那样单方面认为的我一记重重的耳光,让我意识到除了摇滚,音乐还有其他发展的方向。

而正是在那场演唱会上,有一个人和我一样,受到了足以改变人生观的震撼。那个人便是NHK WORLD「J-MELO」的制作人原田悦志先生。原田先生在演唱会结束后,立即就向早安少女提出组建Team J-MELO的邀请。这一举动,在考虑当时早安少女的CD销量和曝光度的情况下,不可不谓是大胆之举。

IMG_0384s.jpg
▲J-MELO录影的样子

“说实话,那段时间真的比较困难。虽然我们能时不时到海外演出,但在日本国内的演出数量在急剧下降,真的说不上是一个状态很好的时期。”
去年(2013年),在泰国曼谷的Free Live上收到泰国年轻人们的热烈欢迎后,高桥爱接受了我的采访。采访中她这样回忆到。我常常能听到泰国的年轻人告诉我他们有多喜欢高桥爱和早安少女。现在高桥本人能够亲身体会到这种爱,这比什么都让我高兴。现在早安少女。’14的评价不断上升,连续5首歌曲登上了Oricon周榜单的首位,创下了组合的最多记录。只要来到早安的演唱会,你就能了解到她们好在哪里。而创造出这一传统原型的,正是高桥担任队长的白金时期的成员们,而现在对她们的评价也一再上升。

但对当时的成员来说,那段时期她们是跋涉在一条看不到前方的路上吧。但巴黎演唱会就是拥有一定能让观者折服的力量。而比日本人更先察觉到这一点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日本爱好者。巴黎演唱会可以说是这一切的集中点和回归点吧。在早安巴黎演唱会前,我就经常会在海外年轻人的口中听到早安少女的名字。但我当时认为,音乐与动画不同,日本音乐走到海外的速度比较慢,因此没有特别关注这一方方面。现在再来考虑时,我便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近一步了解一下他们的想法。因为当时的海外比日本国内更早地肯定了她们的实力。
IMG_0388s.jpg
Previous  |  

WHAT’S NEW

PRESENTS

INFORMATION